英泰移動(dòng)通信學(xué)校
400-6160-599
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:
教育引領(lǐng)未來(lái)
實(shí)時(shí)熱點(diǎn)

ChatGPT殺瘋了!程序員或將被淘汰…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3-11-04 11:47

最近,總有朋友來(lái)問(wèn)我:ChatGPT會(huì )不會(huì )讓程序員失業(yè)?


我二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,丟了這張圖片給他。


(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)


每當有新的技術(shù)出現,總有人擔心程序員會(huì )失業(yè):


建站出來(lái)了,你們說(shuō)程序員會(huì )失業(yè);

低代碼出來(lái)了,你們說(shuō)程序員會(huì )失業(yè);

Copilot出來(lái)了,你們說(shuō)程序員會(huì )失業(yè);

ChatGPT出來(lái)了,你們說(shuō)程序員會(huì )失業(yè)……


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們就是想要程序員失業(yè),你們到底跟程序員有多大仇?


既然說(shuō)到ChatGPT,咱們今天就來(lái)看看ChatGPT究竟是何方神圣,它真的會(huì )取代程序員的工作,讓千萬(wàn)程序猿們失業(yè)嗎?


圖片



ChatGPT是什么


問(wèn)題:春江水暖[insert]先知


ChatGPT:春江水暖鴨先知 The spring river is warm and the ducks are the first to know. 春江水暖,鴨子是最早知道的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鴨子是**感受到春江水暖的家伙,因此也被稱(chēng)為春江水暖的先知。


正如大家所見(jiàn),這段代碼就是ChatGPT根據前后文關(guān)系,自動(dòng)生成【鴨】關(guān)鍵字,并對其解釋的結果。


ChatGPT是一個(gè)由OpenAI公司開(kāi)發(fā)培訓的大型語(yǔ)言生成模型。它能夠用幾種不同的語(yǔ)言回答問(wèn)題或根據使用者的請求提供信息,可以進(jìn)行簡(jiǎn)單對話(huà),并提供人性化的文本。GPT的全稱(chēng)是Generative Pre-trained Transformer,也就是一種預訓練模型。


ChatGPT是一種生成式AI(AIGC),它能夠利用現有圖像、文本或音頻等內容來(lái)創(chuàng )建和生成新的內容,類(lèi)似的技術(shù)也被應用在前段時(shí)間火熱的AI繪畫(huà)領(lǐng)域。


圖片

(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)


GPT-4發(fā)布后,流暢問(wèn)答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業(yè)問(wèn)題已經(jīng)是ChatGPT眾多技能中的一個(gè),升級之后的ChatGPT,不僅可以接受圖像輸入、識別圖像的內容,而且可接受的文字輸入長(cháng)度也增加到3.2萬(wàn)個(gè)token(約2.4萬(wàn)單詞)。


甚至在各種職業(yè)和學(xué)術(shù)考試上的表現也和人類(lèi)水平相當,比如:模擬律師考試,ChatGPT-4取得了前10%的好成績(jì),相比之下GPT-3.5是倒數10%;做美國高考SAT試題,GPT-4也在閱讀寫(xiě)作中拿下710分高分、數學(xué)700分(滿(mǎn)分800)。


正如OpenAI老板Sam Altman所言:“這是我們迄今為止功能最強大的模型?!?/span>


從最初的文字識別與解答,到識別圖像中的文字和圖片,再到AI繪畫(huà)、寫(xiě)代碼、修bug……ChatGPT-4確實(shí)擁有多模態(tài)能力,在投資、醫療、教育和咨詢(xún)等領(lǐng)域掀起了巨大波瀾,甚至給各位從事編程行業(yè)的程序員們帶來(lái)了滿(mǎn)滿(mǎn)的威脅。


只需要告訴ChatGPT工作的內容,一個(gè)程序員需要花費幾個(gè)小時(shí)才能完成的工作,ChatGPT可能只需要幾分鐘。


如此來(lái)看,ChatGPT的工作能力相比于人類(lèi)程序員已經(jīng)達到了“恐怖”的程度。



ChatGPT會(huì )不會(huì )取代程序員



未來(lái),程序員是不是會(huì )失業(yè)?又是否會(huì )被ChatGPT而取代?


首先,我們先來(lái)了解下失業(yè)這件事。


失業(yè)的本質(zhì)就是用人市場(chǎng)上的供需不匹配。經(jīng)濟學(xué)中一般將失業(yè)劃分為以下四種,即“結構性失業(yè)、季節性失業(yè)、周期性失業(yè)和摩擦性失業(yè)”,具體定義如下圖所示:

圖片


我們在網(wǎng)上常見(jiàn)到的“低代碼導致程序員失業(yè)”中的失業(yè),其實(shí)是屬于“結構性失業(yè)”的一種。ChatGPT走紅后,多數人**反應就是程序員要被取代了,簡(jiǎn)言之,程序員干的活,ChatGPT、低代碼也能干,甚至能更快更好地完成。所以原本從事程序員工種的人會(huì )被淘汰。


然而,人們往往忽略掉了這一點(diǎn):在結構性失業(yè)中,人才需求總量并沒(méi)有減少,而是轉移了。也就是說(shuō),也許程序員這個(gè)工種會(huì )消失,但是新的技術(shù)會(huì )催生新工種的誕生。


在前兩次工業(yè)革命中可以看出該規律:**次工業(yè)革命,個(gè)體手工制造者減少,大型生產(chǎn)工業(yè)誕生,這導致了工人群體的出現。第二次工業(yè)革命,技術(shù)在石油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,這促使大量消費者產(chǎn)品(塑料)、肥料/化工品以及醫藥迅速崛起,涌出了一大批相關(guān)行業(yè)的人才。


由此來(lái)看,在未來(lái)“程序員”這個(gè)崗位或許會(huì )消失,但是也會(huì )催生出一些新的崗位,比如“低代碼工程師”、“Ai訓練師”等。人們永遠不用擔心崗位的減少,但需要改變觀(guān)念,從原來(lái)職業(yè)“舒適區”走出,擁抱新的職業(yè)生涯。


圖片

(圖源網(wǎng)絡(luò ))


其次,在認知層面,我們應該認識到,盡管現在以ChatGPT為首的AI已經(jīng)十分強大,但在實(shí)際的工作場(chǎng)景中,ChatGPT仍存在不少局限性。計算器的出現并沒(méi)有讓會(huì )計行業(yè)消失,因為會(huì )計所需要做的工作不止加減乘除,計算器只是工具。


同理,讓ChatGPT 寫(xiě)一些基礎的腳本,為網(wǎng)頁(yè)寫(xiě)一個(gè)功能,指導完成小程序的開(kāi)發(fā),在技術(shù)角度上來(lái)看都是可行的,但它只能寫(xiě)代碼片段,不能寫(xiě)完整的代碼。


在實(shí)際的工作場(chǎng)景中,程序員往往需要花費很多時(shí)間在需求轉換、測試、修改中,而這部分工作需要大量人類(lèi)經(jīng)驗和創(chuàng )意,ChatGPT目前還很難完成。


說(shuō)白了,ChatGPT還只是工具,能取代人的不會(huì )是工具,而是更會(huì )使用工具的人。ChatGPT與程序員的關(guān)系應該是合作互利的關(guān)系。AI作為程序員的輔助工具,協(xié)助程序員進(jìn)行代碼編寫(xiě)、測試、調試等工作,可以有效提高開(kāi)發(fā)效率和質(zhì)量。


因此,我們在提升自身能力的同時(shí),也要學(xué)會(huì )使用AI工具。盡管ChatGPT仍不能做到取代程序員,但卻可以為程序員的工作提供高效的幫助。


就如馬云所言:“ChatGPT這一類(lèi)技術(shù)已經(jīng)對教育帶來(lái)挑戰,但是ChatGPT這一類(lèi)技術(shù)只是AI時(shí)代的開(kāi)始。我們要用人工智能去解決問(wèn)題,而不是被人工智能所控制,雖然人的體力、腦力比不過(guò)機器,但機器只有'芯',而人有'心'。


人人都能成為開(kāi)發(fā)者的日子,很快就要到來(lái)了,對于很多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這場(chǎng) AI 浪潮可能確實(shí)是一場(chǎng)危機,但我們**需要做的就是擁抱新變化,不斷提升自身能力,隨時(shí)迎接新變化,不浪費每一場(chǎng)危機。

分享到: